中央有計劃減碳,不能以偏槪全
 
提供單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室
 引用  |   轉寄  |   列印  |字體  小  中  大   |  回首頁
發布日期:2009.07.07

        (轉載自新新聞周刊1165期)

        環保署/沈署長世宏

        針對高雄大林電廠的環保爭議,環保署長為此做出七點澄清,聲明大林案規劃報告是各方嚴肅認真地尋求兼顧環保與國家電力需求的雙贏方案。大林電廠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將自台電其他電廠減量來交換,或購買國內外碳權,以符合我國依馬總統減碳宣示所訂及聯合國強制減量的目標及期程。

        一、環保署依據環境影響評估法,成立審查委員會(簡稱「環評大會」),審議重大開發案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委員會審查前,由部分委員及個案增聘之專家委員成立「專案小組」,先行審查報告;如開發案事實真相或影響預測有重大爭議時,新政府新措施,是邀請爭議各方(地方政府、環保團體、開發單位)推薦其信任的專家,召開「專家會議」,以公開參與具公信力方式,釐清爭議,以協助專案小組及環評大會,依據正確事實與預測審查環評報告。

        二、「大林電廠改建計畫」規劃將原第一號至五號機,改建為四部超臨界燃煤機組。九十七年六月環評大會時,台電對於專案小組第四次會同意改建兩座機組的建議,提出維持四座機組的理由。經大會決議,交付專案小組再審查。專案小組第五次會再審後,決議以兩座及四座且不得超出既有空氣污染排放量等兩案並陳方式,送回大會審查。此結論係專案小組獨立審查的結果,環評大會至今尚未審查此案。並無環保署在「政黨輪替後,馬英九上台二十天就推翻專案小組結論」及「做出讓高市空氣更骯髒的結論」等情事。

        三、大林案環評報告審查時,專案小組建議新建四座機組排放空氣污染物不得超過九十一至九十五年間實際排放量的年平均值。台電同意更改規劃,將新建四座機組硫氧化物排放降為五千六百八十三公噸/年(比實際排放現況減少四三%)、氮氧化物排放降為四千零八十四公噸/年(比實際排放現況減少三二%)。但粒狀物因技術限制僅降至五百九十七公噸/年,較專案小組的兩百五十六公噸/年,仍超出達三百四十一公噸/年,此即專案小組第四次會建議兩座的原因。台電請大會維持四座,是承諾依據空氣污染防制法第九條,洗掃街道得供抵換污染物的規定,比照九十六年十月前政府時環評大會通過台中龍風電廠的作法,以洗掃街去除粒狀物三百四十五公噸/年,抵換超出的三百四十一公噸/年。上述過程,是各方嚴肅認真地尋求兼顧環保與國家電力需求的雙贏方案。

        四、高雄市府及環團主張,洗掃街減少較粗大的顆粒,與發電廠直接排放較細小的不能相互抵換。台電因此再主張四座新機組硫氧化物排放量減少四三%,氮氧化物排放量減少三二%,二者排放後,所衍生的極細小硫酸鹽與硝酸鹽顆粒一併計入,則衍生粒狀物較現況減少三百六十五公噸/年,可抵銷四座新機組排放增量三百四十一公噸/年。美國環保署及部分州近年積極控制大氣中直徑二‧五微米以下、對健康危害風險較大的細小顆粒PM2.5,就是藉規劃減少燃料中的硫含量及燃燒產生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作為策略,此印證台電主張有學理依據及實務案例。

        五、最早使用天然氣發電的是高雄市的大林電廠五號機(七十九年)及六號機(八十三年)與南部電廠的一至三號機(八十四至八十五年)。至今在南部地區十四座天然氣機組總發電容量六百零四百萬瓦,仍然高於在北部地區十座天然氣機組的五百三十七百萬瓦。並非報導「在沒有地球暖化問題時,北部的電廠就規劃使用天然氣,卻要南部人忍受煤炭污染;國民黨的北部菁英將南部當作是廁所廚房,才會準備增加大林的汙染。」亦無「支持台電的兩位專案小組委員,完全不理會高雄市府『祇希望不增加污染量』的卑微要求」等情形。

        六、台電提出彰濱工業區火力電廠案時,環保署成立「台電電廠整體CO2排放減量計畫」的「專家會議」。大林案CO2排放增量併入台電整體排放的專家會議考量。大林案改建四座機組後,每年增加一千萬公噸CO2排放,確是事實。台電大林案環說書定稿本,必須陳述所有電廠整體減量的具體做法,承諾自台電其他電廠減量來交換,或購買國內外碳權,抵銷大林電廠增加的排放,至符合我國依馬總統減碳宣示所訂及聯合國強制減量的目標及期程。

        七、CO2長時間累積在大氣中造成地球溫室效應與溫暖化,「間接」地影響整個地球生態系統,威脅人類及生物的存續。因為是全球平均後的效應,所以任何地點排放的CO2,從地球任何其他地點的大氣或排放源回收CO2,效果都是一樣的。因此聯合國允許跨國交易CO2減量責任與減量成果,甚至允許現在減量與未來增量交易,讓有減量義務者,以最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法達到目的。

        去年在聯合國「碳交易」機制下,全球交易量約一千兩百億美金,並不是「荒謬的事!」CO2問題雖不是對個人健康及地方局部危害的地方政府問題,為了地球、全人類及後代子孫,地方政府仍應積極地自願進行及鼓勵民眾減碳。但強制要求減碳,則需在聯合國體制中,追求國際間公平正義的前提下,建立各國減量責任與進程的協議,由上而下地分配國內各部門減碳責任,並從全國最低成本最高效益的措施做起,例如節能及提高能源效率,避免影響國家競爭力。地方政府就其轄境內電廠改建,不適合以增加的CO2排放,做為抗爭與責難中央的議題。

        (以下轉載自新新聞周刊1163期)

        台電製造高污染,衛生署漠然放行

        大林電廠闖關,南部更添陰影

        台電所提的大林電廠改建更新計畫,在環保署的刻意放行下,於世界環境日闖關成功,將增加二‧五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從目前已經超過世界標準的每人每年三十四‧七噸均量,飆漲到四十三噸,讓馬英九最重視的減碳宣示變成諷刺。

        環保署長沈世宏的確是「天才」,因為連馬英九總統都做不到的事情,他竟然做到,讓藍綠團結一致,齊聲痛批馬政府的環保政策,誓言保衛家園,不讓台電繼續污染環境。

        激怒南部人的原因,完全是由於台北重北輕南的心態,加上環保署不曾嚴格把關,讓台電再三玩弄環保政策,以致歷經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做出的結論,竟然在馬英九上台後的第二十天,就在環保署長沈世宏操縱下,又要專案小組再審大林電廠更新改建計畫;然後,在專家審查會議都沒有共識的情況下,環保署又召開第五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竟然如同地球公民協會事先所預料般,果然在世界環境日闖關成功,高雄市境內極可能會出現更大污染量的電廠。

        其中最讓泛藍陣營感到諷刺的,就是環保署竟然坐視似是而非的理由,將馬英九總統的節能減碳重要宣示,完全拋諸腦後。

        改建案強渡關山 碳排量飆高

        如果觀察大林電廠的審查會議大事記,更讓泛藍陣營感到痛心疾首,因為從九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起,就開始審查大林電廠更新計畫的環境影響說明書,那時是民進黨執政,一直不敢做出結論,還千方百計的要台電補送資料,拖延時程,甚至在經濟部壓力下,也祇是做出有條件通過的結論,在絕對不增加污染量的情況下,祇同意設置兩部八十萬千瓦機組。

        但是二次政黨輪替後,二十天就推翻專案小組的結論,然後不到一年時間,就做出讓高雄市空氣更骯髒的結論,送交環評大會,而環保人士根據沈世宏的作風,估計台電會如願以償。

        根據高雄市環保局估算,一旦大林電廠更新四部燃煤的發電機組後,燃煤用量從目前一百五十萬噸,飆升到八百四十萬噸,高雄市親民黨議員吳益政就質問,增加將近六倍燃煤用量,台電竟然還說沒有增加污染,不是在欺騙嗎?

        至於馬英九最重視的減碳宣示也變成諷刺,因為大林電廠將增加二‧五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高達一千零七十九萬噸,從目前已經超過世界標準的每人每年三十四‧七噸均量,飆漲到四十三噸。但是環保署竟然以二氧化碳不是污染源的理由,絲毫不考慮大林電廠成為暖化氣候的兇手。即使祇討論污染源,預估未來的大林電廠將產生五百九十七噸的粒狀污染物,飆增三百四十一噸,讓已經看不到藍天的高屏地區,未來絕對是灰濛濛的髒空氣。

        面對嚴重的污染數字,難怪南部政壇人士要不分顏色,攜手合作,準備更激烈的抗爭,但是沈世宏何以視而不見,昧著良心替台電護航?高雄市政府前環保局長蕭裕正一語道破沈世宏及台電的心態,甚至直接批評馬英九政府重北輕南在作祟。

        污染已超過標準

        台電不聞問

        由於國民黨長期將南部視為工廠,於是高度污染的重工業都在高屏,所以高雄市的空氣品質非常差,懸浮粒經常破百,平時也超過正常上限的六十五,達到八十。如果依照美國空氣品質最差地區加州政府的做法,任何新增加的污染源應該遠低於標準值,否則永遠無法改善空氣,但是因為國民黨的北部菁英將南部當作是廁所廚房,於是很自然認為再髒一點也無所謂,才會準備增加大林電廠的污染量。

        支持台電的專案小組委員祇有中山大學教授陳鎮東及台科大教授顧洋。照理說,既是專業的學者,應該是從整體的產業污染量,做為評估電廠機組的依據,但是它們卻完全不理會高雄市政府「祇希望不增加污染量」的卑微要求,反而以「符合標準就應准許設置」的理由,支持台電的污染政策。

        兩位教授似是而非的理由,已經違反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的經驗法則,更何況,高屏地區內的污染量現況,已經超過健康標準,任何增加的污染源無異乎火上加油,但是因為台北人視南部為廚房的心態,才完全不理會反對意見。難怪環保人士質疑教授立場,並指出,經濟部經常邀約出國的教授,竟然是專案小組委員。

        此外,台電提出的補償措施,也充滿歧視心態,台電打算以一年三百萬元補助洗街的方式,以為可以抵減污染,高雄市藍綠陣營都反彈,認為環保署同意台電的做法,是將高雄市民當做乞丐,欺人太甚。高雄市副市長李永得指出,妨礙人民健康的因素,在於空氣中的懸浮微粒,掃街清除大顆粒的污染源,並不能保證學校家中的兒童健康。

        台北優越感作祟 放任污染源

        那麼,國民黨的北部菁英是否知道高屏地區的污染已經超過忍受的臨界點,不能再向熱油鍋裡潑水?蕭裕正認為國民黨菁英絕對知道。他指出,國民黨曾經強硬拆除台北市的窯場,就是因為國黨菁英知道盆地內的任何污染源都不易揮發,一定妨礙健康,所以下令磚瓦窯廠遷往桃園,既然知道污染的可怕性,卻還要在高屏地區增加污染源,是何道理?

        在沒有地球暖化問題時,北部的電廠就開始規畫使用天然氣,現在卻以發電成本的理由,要南部人忍受煤炭的污染,甚至不提任何論述,也完全不考慮減碳。新電廠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必須栽種四十萬公頃的森林才能平衡過來,相當於高屏地區全部種樹,這是藍營議員吳益政痛批環保署不負責的原因。

        三分之二學者專家都傾向設置兩座機組,結論卻是「兩座」與「四座但污染不增量」兩案併陳,實在讓人懷疑環保署是否預設立場,可是在標榜「我們祇有一個地球」的世界環境日做出「兩案併陳」,難怪讓南部環保人士質疑台北菁英就是要護航台電。環保署曾提出「碳交易」的概念,認為若在高雄市增加碳排放量,可以到大陸黑龍江種樹抵減,這種荒謬的做法,誰會同意?

        台電聲稱四座新燃煤機組會減少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可以抵減懸浮微粒的排放量,但是國民黨議員陳麗娜卻認為說法很荒唐,因為並沒有相關法令及標準,可以證明台電可以降低嚴重的空氣污染,所以除了強烈抗議環保署外,還強調一定抗爭到底。

        談台電大林廠擴廠

        南方的聲音,中央聽得到嗎?

        民進黨高雄市議員/鄭光峰

        長期以來,中央重北輕南的態度,南部擁有純樸本質及包容個性的民眾早已習慣,特別來自許多外縣市移居至高雄的民眾而言,除了基本的安身立命外,對於一個早期工業汙染嚴重的高雄生活環境,其實也祇有認命與妥協。

        最近台電大林廠擴建案,正好印證中央對南部民眾的確是輕忽而傲慢,六月初環保署審查小組悄悄通過台電大林廠擴建,這個案子就等下月送到環保署環評大會做最後定奪。一旦大林廠擴建通過,大高雄的環保品質勢必更加惡劣,雪上加霜:它的污染年排放量將從兩百五十六萬噸,提升到五百九十七萬噸,是原來的二‧三三倍;溫室氣體CO2部分則由原來的六百九十萬噸/年,爆升至一千七百九十六‧五萬噸/年,是原來的二‧五六倍。客觀數據顯示,大林廠擴建一旦通過將對高雄後代子孫的健康造成嚴重的威脅。

        從審查小組幾次的審查會議,把關的學者,真正盡責了嗎?行政院可以縱容台電的審查會這麼傲慢又無視地方民眾健康的運作嗎?行政院高層有聽到南部的心聲嗎?

        第一、南部根本不缺電,長期以來南電北送,污染留給高雄子孫,已是無奈。但南部現有的裝置容量仍有餘電可輸至中北部區域,對於一個正值蛻變的高雄城市而言,重工業所產生的污染,是大家的宿命,難道環保署仍要一廂情願非得在原地擴建不可嗎?這種環保階段的思考,無非讓高雄這塊土地更永無翻身的機會!

        第二、大林廠擴建是不是真有迫切性?根據能源局的長期電力負載報告,九十七年的備用率是二五‧六%,與規定的備用容量率一六%仍有很大落差,以八十七年度備用容量是七‧七%為例,當年度限電次數是零,可以肯定未來五年電力根本無慮,因此行政院如果一昧縱容台電,環評專家如果喪失學者良心讓台電大林廠擴建案通過,高雄的生活品質,誰來執政都一樣,要躍上國際觀光城,根本是緣木求魚。

        第三、台電大林廠擴建案,高雄市長陳菊已表達絕不接受的聲音,對於環評過程,地方環保局根本祇是狗吠火車,無視地方的聲音,從中央到立法院,政治的強度單憑藍營說了算,如果擴建案過了,根本與行政院永續能源政策綱要,及永續能源目標相違背,況且馬英九已承諾二○一六年到二○二○年間,全國CO2排放量要回歸到二○○八年水準,難道這一切不過是愚弄南部人民的期待?還是這一切決策不過又讓高雄人當次等國民的宿命?

        南部人厚道、包容、純樸,蛻變的高雄,期待中央的憐愛有時是如此的卑微,當政策重重威脅到南部人的健康時,也是人民到臨界必須站起來表達抗議以維護自己生活品質的時候。台電大林廠擴建案,處處運作的痕跡可見,中央更應調查背後是否有更龐大的利益群帶,更可怕的是,中央長期漠視南部人心聲的心態,才是此次縱容台電過五關斬六將,高雄生活品質可能更惡劣的元兇。

回首頁